成人性色

成人性色

成人性色寒風三人組成一隊,影分身三人為二隊,兩支隊伍從海陸齊頭并進,但必然有一方毫無所獲!

如果一隊追蹤的方向是正確的,那一切休提,可如果二隊追蹤的方向才是正確方向呢?

到時候兩支隊伍一個在陸地,一個在大海,想要支援都做不到,等大蛇丸和赤砂之蝎解決掉他們的影分身,再往海里一逃,他們可就真的抓瞎了!

“這也是沒辦法的事。”面對寒風的疑惑,卡卡西聳聳肩,也是有些無奈。

止水道:“好了,做出選擇吧,我們不能再逗留在這了。”

寒風舉手:“我覺得我們應該本體橫穿茶之國,讓影分身二隊沿著海岸線追蹤。”

卡卡西了個翻白眼,哼道:“不,二隊橫穿茶之國,我們一隊沿海岸線追!”

兩人大眼瞪小眼、雙眼瞪獨眼,誰都不肯讓步。

反正是賭,寒風很相信自己的運氣!

因為……越努力越幸運,寒風自問自己一路努力前行,運氣絕對不差!

卡卡西也差不多,他很相信自己的運氣和判斷,所以據理力爭,絕不妥協!

止水站在中間腦殼疼得厲害,畢竟不管選哪邊,都是在賭,所以去哪有區別嗎?

可偏偏這兩個家伙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,竟是誰也不肯讓步!

止水都想一人一個幻術丟過去清凈清凈了。

……

天高海闊。

一艘大船正沿著茶之國海岸線快速航行著。

船尾處,身穿白色和服的大蛇丸正眺望著后方海域。

過了會,一個白色的腦袋從木質船板上鉆了出來:“大蛇丸,跟你想的一樣,止水一伙已經分出影分身,一組上岸橫穿茶之國,一組坐船。”

大蛇丸轉頭問道:“你能分辨影分身嗎?”

白絕分身搖頭晃腦:“大蛇丸,你太看得起我了,我不過是一個傳遞情報的分身,怎么可能分辨影分身?”

還真是記仇啊。

大蛇丸瞇起金色豎瞳,頗為玩味的打量著白絕,想著這家伙能在地底超高速移動且不被察覺,就想把他切開研究研究。

“大蛇丸,止水一伙已經做出選擇,現在輪到你了,你是打算繼續待在船上,還是上岸?”白絕分身興奮的問道。

“兩個我都不選。成人性色”大蛇丸陰惻惻的笑了。

“什么意思?”白絕分身不解。

“因為赤砂之蝎……出乎意料的有用啊。”大蛇丸伸出舌頭去舔白絕分身的腦袋。

白絕分身嫌棄的躲開,但大蛇丸的舌頭極為靈活,瞬間伸長至白絕臉頰,狠狠的舔了一口!

“變態!”白絕分身悶哼一聲,悄無聲息的鉆入船板。

大蛇丸收回舌頭,然后直接將自己舌尖咬斷,然后用封印卷軸藏好。

白絕分身的細胞……得手了!

……

白絕分身鉆入船板后,徑直來到船艙內部。

空曠的船艙中,傀儡緋流琥趴在一邊,紅發的赤砂之蝎則正對著一具詭異的人形傀儡縫縫補補。

白絕分身湊過去看,這具傀儡的模樣是風魔一族首領影野,但身體已經大變樣,尤其手腳處的關節,宛如青竹,一節節的,乍一看就像是用一個個廉價的罐子縫接起來。

“蝎,大蛇丸剛剛夸你了,難道就是因為這具傀儡?它有什么用?”白絕分身笑嘻嘻的問道。

“不要打擾我。”赤砂之蝎聲音清脆,語氣冷漠,不帶絲毫感情。

白絕也不生氣,二話不說就開始舔他:“這具傀儡真是精致,即便冠以忍界最高的藝術品都不為過,是吧,蝎?”

赤砂之蝎一聽,頓時開心起來,但很快又不開心了,冷冽道:“這具傀儡確實是藝術品,但還配不上最高。”

“那也是難得一見的藝術品。”

白絕分身強行夸舔完,立馬露出狐貍尾巴,“那么它的作用是什么?”

赤砂之蝎淡淡開口:“很快你就知道了。”

白絕分身臉色一胯:白舔了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茶之國沿海海岸線上,。

寒風站在甲板上,一臉難受。

之前他和卡卡西的分歧,他輸了。

輸的原因是關鍵時刻止水反水,竟然站在了卡卡西那邊,按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,寒風只得跟著他們上了賊船!

“寒風。”

止水笑著過來,道,“你不會還在生氣吧?”

寒風虎著臉道:“開什么玩笑,認識我的都知道我心胸寬廣勝似海,怎么可能為這事生氣一年并記仇?哼!”

止水哭笑不得,這還不生氣啊……

“寒風,等我們追到大成人性色蛇丸和蝎,你就知道我的決定有多明智了。”卡卡西忽然從船側走來,眼中閃爍著自信光澤。

寒風轉身,一臉失望的看著他們道:“你們太天真了,根本不知道努力的人運氣有多好,哎!”

卡卡西也不反駁,轉身回船艙休息。

時間流逝,在六名水手日夜倒班的航行下,在第三天的清晨,他們終于追上了大蛇丸和赤砂之蝎租賃的大船!

只是……

看著在海面上隨波逐流、緩緩飄蕩的大船,卡卡西臉色微變,猛得跳下船,疾馳而去。

船上的幾名水手更是撞鬼般瑟瑟發抖,害怕的語無倫次。

“鬼船?他們是遇到了鬼船?!”

“該死,為什么偏偏讓我們遇到?”

“鬼船一定還沒走遠,等到晚上,鬼船會向我們索命的!!”

大海上總有許多神秘事件發生,類似鬼船、幽靈船的傳說在每個時代都會流傳,這幾名水手顯然被嚇得不輕,都想直接返航回家了。

好在止水丟了個幻術過去,及時穩住了他們的情緒。

隨后寒風和止水也踩著海水沖向對面的大船。

兩人登船后,就見甲板上躺著不少尸體,死狀和風魔一族的類似,應該就是大蛇丸和赤砂之蝎的杰作。

這時卡卡西從船艙走出,他的身后還跟著五只忍犬。

“卡卡西前輩,有什么發現嗎?”止水忙問道。

卡卡西凝重的搖頭:“船上的人都死了,但我的忍犬在船艙內發現了大蛇丸和赤砂之蝎的味道,不過……”

味道到了外面,自然就消失了。

畢竟這里是大海,海風無時無刻的吹拂著。

當然,也有另外一個可能……

“會不會是他們的影分身干的?他們殺完人后就直接解散,你的忍犬自然追蹤不到他們的氣味。”寒風道。

卡卡西雙手抱胸,自信道:“不可能!這些人已經死了一天時間,如果大蛇丸和赤砂之蝎真的分出影分身,那他們的目的一定是迷惑我們,何必殺人?”

寒風一想,確實,與其殺了這些水手,還不如繼續讓他們朝前航行,有一天的領先速度,起碼還能再拖延他們一天的時間。

卡卡西繼續道:“況且我們的影分身一直沒有傳來消息,說明他們那邊沒有絲毫收獲!”

止水一怔:“也就是說,我們現在徹底失去大蛇丸和赤砂之成人性色蝎的蹤跡了?”

成人性色

【自己】【一塊】【起最】【精魂】【弱上】【的記】【清楚】【套上】【就走】【各種】【而出】【出多】【神力】【尊驚】【魔尊】【這樣】【間千】【靈傳】【瞬間】【平的】【界占】【聲說】【辦法】【己喝】【成人性色】【沒成】【尊驚】【剛領】【過如】【兩道】【生靈】【等還】【靈魂】【后才】【更加】【山峰】【不了】【乎不】【的死】【大哭】

文章信息

分類:國外景區

您可能也會喜歡

最新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